山东德圣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文版 | English | 日本語 | Tiếng Việt
首 页 公司简介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养生资讯 健康工程 相关支持 加入我们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法律法规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振兴我国中医药事业的先驱--崔月犁

来源: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作者: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副会长   江淑安

日期:2018年09月25日


2018年元月22日是我尊敬的崔月犁老部长去世20周年纪念日。抚今追昔,看到今天中医药业在改革开放的春天里生机勃勃,更加怀念为中医药事业沤心沥血、指点迷津的国家卫生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崔月犁先生。

1、中医使我和部长成了忘年之交

中医为媒始相识。1982年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崔月犁和中医司长吕炳奎主持召开了著名的中医工作“衡阳会议”之后,就担任卫生部部长兼党组书记。在一次由他主持的中医工作研讨会上,崔部长听了我对发展中医药工作的建议,特别是我提出要重视加强农村中医药工作的建议后他非常感兴趣,在他的本子上认真的记下了我的发言。会议结束后崔月犁部长又留我单独谈了半小时,指示我要在基层积极探索发展农村中医药工作的新路子(当时我任湖北省麻城市卫生局副局长兼党委副书记),一定要把麻城的中医工作搞起来,为发展全国的农村中医工作提供经验,并说有事可直接找他联系。自那次会议以后,我和崔部长的书信往来不断,不仅在工作上共同对中医药工作情有独钟,而且友谊也在加深。作为一个共和国的卫生部长,日理万机,他不管工作多么忙,总是要亲自给我写信或复信或打电话,使我这个在基层工作的县市卫生局长倍受鼓舞(至今仍保留着许多崔部长的来信和题字)。为不辜负崔部长的期望,我在麻城积极探索,勇于创新,在全国率先实行中医工作目标管理,这个管理方法当时还通过了省卫生厅组织的中医管理软科学成果鉴定,并获得了市政府科技成果一等奖。也是湖北全省第一个荣获全国农村中医工作先进县市的单位(在全国也是第一批荣获全国农村中医工作先进县市的)。198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成立后,当时的医政司司长占文涛和农村处处长陈珞珈同志特地邀请我进京参加起草全国农村中医药工作先进县市建设方案,并于1996年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审验收专家组组长到山西曲沃、广东罗定、阳春、辽宁沈阳的新民等县市验收评估农村中医药工作先进县市的建设成果,这些工作我都得到了崔部长的及时指导和帮助。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在与崔部长的交往中,不仅能学习他的领导艺术,而且还能学习他严于律已清正廉洁的高贵品质。记得第一次到他家中拜访时,我带了点土特产,他批评我,说这样不好,我这里什么都有,你用不着花钱。他当时还说他每月的工资有1200多元,老伴也有工资,老两口每月的工资都花不完,孩子们又都有自己的收入,也用不着资助。有一次,黄冈卫校托我请崔部长题写校名,要我转交1000元的润笔费,崔部长坚决拒收,还批评了我。自此以后,我每次看望崔部长都是空着两手去,他都很热情,每次临走时他还要送些纪念品给我。至今我还保存着崔部长送我的高级领带。

以崔部长为榜样。我在基层担任近20年的县市地市两级卫生局长,也始终能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接受别人的礼款和财物。但对有求于我的人,只要要求合理,不违反原则的事我都热情帮助解决,从不收取报酬或酬谢,至今在我工作过的地方,干部职工们还是经常念叨我。我之所以能严格要求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崔部长的言传身教。

1987年底崔部长退居二线后,还担任中华中医药学会会长,对中医药工作仍然是关心倍至,大力支持!我每次来北京到他家中看望他时,谈话的主题仍离不开中医药。崔部长对中医药工作的执着,深深感染了我。我在工作之余,帮助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等学术团体承办一些中医药学术活动,特别是为基层中医药人员做一些工作、解决一些困难。有许多活动都及时得到了崔部长的指导和支持!1993年11月,我主持在湖北省武汉市召开首届全国农村中医药学术交流会,崔部长不仅亲自题词祝贺,而且还写信给当时的湖北省卫生厅厅长,要求其支持这次会议。

关心我的工作和学习。1986年崔部长拟调我到卫生部工作,我知道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事,可我却因热爱家乡,不愿离开老区麻城、不愿离开我精心耕耘的基层中医药事业而谢绝了。他说表示理解,并要求我在家乡继续好好干,多为老区卫生事业作贡献。我在担任麻城卫生局局长兼党委书记期间有四项工作名列全国第一,崔部长非常满意。1992年我勤学苦研,获得博士学位,崔部长闻知后为我高兴,还欣然题赠“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以作祝贺!在我因坚持原则、不畏强暴、遭人诬陷、工作不顺利时,他不仅倾听我的衷肠,还以他在“文革”中遭受八年牢狱迫害来开导我,要我真金不怕火,心底无私天地宽。崔部长对我的关怀永世难忘,限于纸笔是难以表述的。

崔部长离开我们已20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一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仿佛他还在指导我、还在为中医药事业操心。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对中医的问题看得准,指点迷津

崔部长当年对中医发展中的问题是看得很准的,提出的办法和观点至今仍是正确的,仍可指导当前的中医药工作,仅列举几个方面:

2.1积极建议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解决中医管理体制上的从属问题。他之前的历届卫生部对中医药工作虽然关心,但真正重视是不够的。崔部长认为国家必须要有专门的机构来管理中医药工作。在他任部长期间就以卫生部名义向党中央、国务院写出报告,建议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1986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并每年给中医安排一个亿的专款。如果没有当时作为卫生部部长的崔月犁积极做工作,是不可能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正如当年的卫生部中医司司长田景福说:如果不是崔月犁当卫生部长,给中央的报告是出不了卫生部的。现在有些人因成立中医药管理局后当了官,提高了个人地位,如果不真心实意为中医发展说话办事,将是有愧于崔部长的。

2.2最早提出中医药要立法,要靠法律来保证中医药事业的长久发展。记得有一次在崔部长家中交谈时,他说中医药事业要长久发展,必须应立法。光靠领导人个人的重视是不够的,如果领导换人了,新的领导人不重视中医药工作了,那还是不行的,要想长久发展中医药法,就必须制订《中医药法》,在他的指导下,当时的卫生部就成立了中医药法起草小组。立法很艰难,不想经历了30多年才出台,这还得感谢崔部长的先见之明。

2.3强调中医医院要突出中医特色,要求中医院不能西化。崔月犁在担任卫生部副部长、部长期间不仅重视中医医院的机构建设,更是关心中医院的内涵建设。1982年他在主持召开的“衡阳会议”上就强调保持和发扬中医特色是建设中医院的根本方向问题。要求各级中医医必须要突出中医药特色。但因种种原因,中医院的这个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好。1987年他在给我的来信中说:“在一些地方,为农村服务的中医药事业走上了西化的道路,西医基本上代替了中医,大半不是认为中医不科学,就是感到中医院用中医一套诊治方法,捞不到钱,这样逐步就由西医消化中医,使一些县建立的中医院还是像衡阳会议所说的:挂着梅兰芳的牌子,唱着流行歌曲的调子。这样农村基层老百姓,看中医就更难了”。这虽然是早在20多年前崔部长就指出的问题,但仍适用于指导我们现在的中医医院工作啊!

2.4民间中医是传承中医的重要力量,应予大力支持帮助发展。

纵观我国中医药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民间中医发展史。历代辈出的名医和当代的许多名中医,大都是来自民间、出自民间。崔部长不仅是在位时还是退居二线后,都很关心民间中医的发展。在他任卫生部部长时的1985年,亲自支持发起成立了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1995年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成立10周年时,他又抱病亲自参加以示支持!他还支持创办了全国第一家中医民营门诊部。他曾向我说:民间中医大多是跟师学习或世代家传的,都具有传统的中医一技之长,他们没有受西化的影响,也没有西化的条件,老百姓很相信这样的中医。在他们那里才可以享受到真正的中医医疗服务。他们是传承中医的重要力量,应予大力支持帮助发展。他还说要多开方便之门,鼓励多办个体中医诊所。让老百姓看中医方便。有一次还说到他离休后要办一个崔月犁中医诊所。这句话我印象特深!由于崔部长突然病逝,子承父愿,他的儿子张晓彤成立了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并在北京王府井大街旁边开设了一家“平心堂”中医门诊部,为传承和光大中医作出了贡献。我也响应崔部长当年的号召,在家乡也开设了一家中医诊所,由我老伴常年坐诊(我老伴是中医主任医师),我也定期前去坐诊,现在很受周围居民的欢迎,小小的诊所正体现和发扬着中医的特色医疗优势。如果全国有成千上万的有特色的中医诊所,这不也是传承中医药的力量吗?我二十多年来,经常组织和参加一些民间中医药的学术活动,这也得益于崔部长的教诲,同时我也确实在民间中医们的身上看到了传承中医的力量。

2.5中医带徒是培养中医人才的重要形式,主张多形式、多渠道、多层次地兴办中医教育。崔部长在职时就发现当时的中医教育一直把眼光盯在正规教育上。他说正规院校教育固然重要,但我们的中医院校规模有限、培训能力严重不足,当时全国每年的中医药院校毕业生总数为8000人左右,按这个速度发展,中医要恢复到解放初的占总人口的1‰,至少要70年。因此,发展中医的首要任务就是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尽最大努力培训相当数量和质量的中医人才。由于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国家拿不出更多的财力办中医教育的情况下,采取中央、地方、个人一起办学的方针。提倡多形式多渠道、多层次地兴办中医教育,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继续施行中医带徒。崔部长曾多次指出:中医带徒是培养中医人才的重要形式,也是保持中医特色的重要教育方法,这是中医的独特性。中医带徒不仅是历史习惯,而且因为中医这门科学的实践性很强,尤其是某些专科、一技之长的绝招、不同流派的医疗经验和手法更适合于口传心授。学徒出身而且学有成就者,在理法方药各方面都继承了各代中医的医法、医风和流派特长。既有一定的理论性,又有独到的实践性。因此,中医带徒学习的办法并非一时性的权宜之计和应急之际,应该从长计议。           他还说中医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人才培养的问题,把师带徒这种传统教学方法否定了,都走培养硕士、博士生这条路(完全是西医教育的一套)就培养不出具有实践能力强的中医人才,中医的成长必然受到严重影响。很遗憾的是,中医带徒工作没有引起重视,近二十年来中医带徒不被承认,带出的学徒不能执业,带徒工作被无形中取消了。以致现在的中医人才出现当年崔部长预见的问题。可喜的是,近几年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出台了保障中医带徒的相关规定,中医带徒现在正得到恢复。事实证明崔部长当年主张中医带徒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上一个:陈珞珈谈中医药健康产业的大势与攻略
下一个:民间中医药重任在肩,大有可为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 中国中医科学院 |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 | 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 | 陈珞珈网 |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营养医学分会 | 中国营养医学与慢病防控工程 |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海洋生物医学分会 | 山东锦绣川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705526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鲁)-非经营性-2017-0226

Copyright©2002-2019 山东德圣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关闭
客服1